北海,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

       北海以画云名重画坛的著名画家。

  在中国山水画技法上,突破“重山轻云”的传统图式及以“留白勾线渲染”为主的单一方法,创立了以积墨步云为主新的形式风格和笔墨语言,将云提升为画面构成的主体,尽精刻微别开生面,为山水画拓展出了一个深具文化内涵和时代精神魅力的审美新领域,开创了宋家云山的新天地,为山水画领域谱写新的篇章!

  他曾入选中国书画报“2007年中国画十大年度人物”,其作品曾荣获中国美协全国大型美术展览铜奖、优秀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等,一些作品被国内外机构及国家级博物馆馆藏。


祥云兆盛世笔墨颂河山——北海祥云水墨艺术

       熟悉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山水画自唐代成熟至宋代已峰立极天,再到近现代,其技法完善,名家辈出,经典甚多,先后树立了不少难以逾越的艺术高峰。

  然而一个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复兴,离不开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同步发展。其中文化自信与艺术自立就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在这种形势下,要突破前人,创立属于自己的笔墨语言、艺术面貌是极为困难的。

  北海(原名宋玉增)创立的“祥云水墨山水画”则是根植传统、立足时代、个性鲜明的应时之作、创新之作,很值得行内外人士关注。本人仅从传统性、自我性、时代性谈下自己的看法。中国文化与中国艺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不同以实描景的西方绘画,求真不求意、求实不求虚。

  中国画必须先打基础、学习和掌握过硬的传统笔墨技法与民族文化知识,作个传统文化艺术的继承者和实践者,其后才是现代艺术的探索者与创新者。没有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深入学习,就没有对现代艺术的突破与创新。从他的画中可看到对传统文化、传统绘画的热爱与学习。其中不乏扎实的笔墨技法、雄浑的山川造型、合理的构图布局,有唐绘画的笔精墨妙、以形写神,有宋绘画的严谨布局、实中见虚,有元绘画的简静空灵、虚实相间,有以书入画、以线立骨、落笔见势、以墨成象的功力再现。这是他的基础和优点。

  搞中国画创作的人都深知,文化重发展、艺术贵创新的道理。艺术没有创新就失去了生命。创新不是心血来潮的即兴涂鸿、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树。是建立在对优秀传统文化与艺术长期学习、继承、研究的基础上,融入个人观点、审美、学识和时代精神。如董源、巨然没发明长短披麻皴,就没有《夏山图》等经典,而成为南派山水之祖,如荆浩、关仝没发明大小斧皴,就没有《匡庐图》等经典,而成为北派山水之宗;米氏父子如不发明米点皴,成就不了米家山水的独特风貌。

  然而纵观中国美术史却没有可资借鉴以画“云”为主的山水画,这是事实,也是遗憾。对此,他深谙创新对艺术风格、作品立世的意义,他以留史名不留时名的精神和胆识,在长年写生、观察、思者与实践中,独辟蹊径发明了以点成线、以线成面、以写为主、点线面结合的“积墨写云法”。让千百年一直作为山水画点缀的“云”走出幕后与山川、沟壑、树木、流泉成为山水画的主角服务于山水画大舞台。虽然陆俨少有“留白勾线渲染法”画云,但云仍是山水画的陪衬。

  “云”本是自然界一种飘逸不定、时有时无、遇风即散、变化莫测的现象。但在他笔下的云与众不同,或纯似白雪、或薄如蝉翼、或重似高山、或散似杨花、或动如海涛、或静如处子……可谓“千形万象竞还空、隐水藏山片复重”。正象古人所云“山无树不秀、无草不华、无水不活、无云则不媚”。

  洁白的云与轻淡的墨水乳交融,又互不相碍,主辅有序,不仅有形、有质、有动感、有视觉张力,细品还有体量感、雕塑感和时空感。层次分明、舒展自如、白净纯真、灵气充盈,作到了刚与柔、动与静、阴与阳、景与情、物与神的契合与统一,达到了“云与山共舞,山与云相伴”,云山相应成趣,交相辉映的艺术效果,赋予了云以人文内涵,使其有穿山破谷之力,云涌大壑之势,纵横豪迈之情,让云气弥漫山间,让云意渗透画面,成为山水画的主角。

  更重要和值得认可与肯定的是:他的“云”填补了中国美术史没有以画云为主的山水成功范例和学术空白。熔铸和形成了高迈静穆、沉雄古雅、浑厚华滋、英华内蕴的艺术风貌和不看署名一眼即可识别具有标志性的宋家(北海)祥云水墨山水,是画史没有、画本所无、国内首创、独树一帜。践行了“我之有、自有我法”的创作主张。可以肯定的说,他的祥云山水画因其不争的学术深度、艺术广度、文化高度和收藏性确立了(宋家云山)在中国绘画长廊不可多得的一席之地和学术位置。

  宋家祥云山水的妙处在于雄强中不失灵动、豪迈中不失婉约,于学术之上显艺术之纯,于艺术之纯中蕴文化之厚,能兼容传统性、时代性、创新性而推陈出新。文艺是时代的产物,社会的缩影。“画为文之极”,“笔墨随时代”即是此意。好作品不仅耐看,更要耐品,耐品是作品的文化底蕴和时代精神,是作品的灵魂。否则就只是文人消遣和笔墨游戏。我们在他作品里能看到因融入个人风骨、笔墨活了,因融入艺术追求、品位雅了,因融入时代精神,格调高了。

  没有污浊庸俗之气,尽显正大豪迈之景,通幅上下呈现出阳刚之美、浩然之气、雄浑之力、人文之情。在从容坦荡的挥写中诠释着道家文化的自然景象,儒家文化的正大气象,佛家文化的空静心象。表现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艺术自立和富强文明、和谐共存的家国情怀。会欣赏他作品的人,会领略到他山水的风骨、风采和人文内涵,会产生一种望山息心、览谷忘返又荡气回肠、解衣盘礴之感,远观大气磅礴,近看形质俱现。

  真正的好画,不在表面的价格,而是内在的价值,因画中有学术支撑和哲学思考,他的画即属此类。形、神、韵、势兼备,折射出包前蕴后、出类拔萃的大家特质,阐述了他在陈法中求新法、在新法中创新境的心路历程和艺术担当,诠释了“人以画传而非画以人传”的艺术真谛,开拓了中国山水画的新笔墨、新图式、新气象和新天地!观北海山水画有感笔墨耕耘几十载,外师造化得心源。祥云山水开新境,承古开今胜前贤。

             2022年7月20日于松荷轩张剑



来源:本站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