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宿州市:李勇贵是普通的合同纠纷还是敲诈勒索

埇桥区人民法院在一起发还重审案件超期13个月才做出判决的新闻调查

4月12日,李雄峰(男,汉族,1947年8月15日出生,现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埇桥办事处薛庄南二巷26号,系安徽省宿州市雄峰药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实名向记者反映:我儿子李勇贵(男,汉族,1974年4月8日出生,高中文化,安徽省濉溪县人,原安徽省宿州市雄峰药业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住宿州市埇桥区西关办事处浍水西路48号。现羁押在宿州市看守所)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在2021年11月3日被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2021)皖130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书》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20万元,责令李勇贵退赔被害人**人民币20万元。这是一起该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错误案件。李勇贵在2021年11月22日依法向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刑事上诉,该法院在2022年4月11日做出了终审裁定。但从该裁定送达原审法院也就是埇桥区人民法院已经14个月了才在2023年6月5日作出(2022)皖1302刑初739号《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在该判决书第20页仍然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判决我儿子李勇贵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目前这个案子已经提起上诉。

f30cdbdbd7f2d2dc053cb1d2e6ac3b9

本案是一起埇桥区人民法院没有正确研判李勇贵“罪与非罪”“合同纠纷还是敲诈勒索”法律关系的渎职案件,也是一起发还重审的案件,但原审人民法院埇桥区人民法院仍然没有新证据求证李勇贵构成敲诈勒索犯罪,本案已经在2023年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发还重审案件13个月不判决的背后”做了新闻披露,引起坊间爆料,但该院仍然错上加错继续枉法。

4月15日记者再次来到李雄峰家中:李勇贵被原审法院以“敲诈勒索”判刑是错误的。李勇贵构不成该罪,因为宿州市雄峰药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李勇贵,与**的曼特博公司签订了一份《厂房租赁协议》给**使用。但在曼特博公司清洗设备过程中,将报废产品倾倒在雄峰药业公司及厂区下水道造成土壤、水质以及周边环境的污染,经过专业部门鉴定多项指标不合格,李勇贵以“污染环境严重的理由”在与**违反《厂房租赁协议》过程中要求索赔合理合法,属于《民法典》的合同纠纷,同时经安徽经纬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检验报告,证明委托单位宿州市雄峰药业有限公司,委托经纬检测公司对厂房南侧井地下水、厂房西侧地下水进行检验,日期为 2020年6月10日,载明浑油度、耗氧量、PH、铝、氮氮等均不合

但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把本来是李勇贵“合同纠纷”案件按照“敲诈勒索”做出了荒唐的(2021)皖130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书》。好在提起上诉时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时纠正了这个错误,在(2021)皖13刑终571《刑事裁定书》中确认“原判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而撤销了(2021)皖1302刑初178号《刑事判决书》,发还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微信图片_20240412091600

李雄峰气愤地说:但发还到埇桥区人民法院后,该院主办法官刘潮滟、审判员赵军、人民陪审员张震、书记员关山静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又在2023年6月5日做出了错误的(2022)皖1302刑初739号《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9219813586cc770658decbb39cfc0d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勇贵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要挟的方法,向被害人龚伟勒索人民币160万元,其中140万元系犯罪未遂,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人李勇贵辩称曼特博公司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对租赁的雄峰公司厂区内的土壤、地下水等造成污染,应承担赔偿责任,其向龚伟主张权利,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本案系民事合同法律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勇贵犯敲诈勒索罪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证人刘伟、罗旭亮、刘路等人的证言、被害人龚伟的陈述、协议书、转账凭证、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报告、天海公司、创佳公司、尚德谱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电子数据、微信聊天、通话记录截图、民事案件诉讼材料等相关证据可相互印证,能够证明被告人李勇贵在曼特博公司违规排放清洗设备废水和报废产品已被行政机关处罚、责令整改及于2020年3月12日与其签订赔偿协议、天海公司、创佳公司、尚德谱公司先后对案涉厂区的土壤、地下水进行检测并出具“检测报告”、区环保局已对其进行电话答复的情况下,为达到不法目的,以向相关部门举报、追究龚伟刑事责任为手段,编造总公司介入、相关机构成立调查组、检察院与其联系等事实,向被害人龚伟索要所谓的污染修复费用,迫使龚伟于2020年5月15日与其签订协议,同意支付其“损失”160万元,并于当日支付20万元,之后,在龚某拒绝支付余款的情况下,继续采取要挟方法向龚某催要余款140万元的事实;另,经纬公司、宏宇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均是被告人李勇贵被羁押后取样,且取样时间、地点不明确,无法证明李勇贵所称的曼特博公司是在生产、经营期间造成雄峰公司厂区污染的事实。综上,被告人李勇贵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以举报龚某经营的曼特博公司污染为要挟手段,虚构相关机构成立调查组等事实,向被害人龚某勒索人民币160万元,其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明确,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对被告人李勇贵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勇贵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这起案件就实体上李勇贵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犯罪”不说,但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毫无疑问审判程序违法也就是超期,《刑事诉讼法》第208条有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人民法院改变管辖的案件,从改变后的人民法院收到案件之日起计算审理期限。人民检察院补充侦查的案件,补充侦查完毕移送人民法院后,人民法院重新计算审理期限且本案不是刑事法律关系,而是合同纠纷,李勇贵构不成本罪。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

记者对这一案件跟踪监督。



来源:本站综合